潜水吃瓜

其实是犒劳高产太太 @叶柒鸳 的产物,但好像大家确实都饿了,而且又好像说是昨天分贝太太的生日【emmmm】,叶柒鸳太太同意以后就发出来啦

最近忙着打铁,连夜码出来的,短小,以后会试着尝试新的play的【不是】

商品(二)

我皮这一下就很开心,这绝对是我最大粗长的一次,得叶柒鸳太太催更,大号那边也差不多要更新了,谢谢小可爱们,笔芯~

(二)

许是满屋的馨香过于安神,阿尔托莉雅自醒来后又睡回去了许久,这一觉睡得安稳多了,梦里有圆桌骑士,宁静和平的不列颠夜晚。再次清醒,是被侍女轻轻唤醒。吉尔伽美什府上的侍从全部都是训练有素对信息素无明显反应的beta,看来他也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个道理。阿尔托莉雅这样想着,却不知道归根结底还是窝边草不够肥美。

不列颠和乌鲁克相隔甚远,但公然拒绝女爵伊什塔尔的求爱,与挚友恩奇都讨伐芬巴巴等诸多事迹都让他威名远扬,其中让人们广为议论的,就是他被人们添油加醋的暴行。

阿尔托莉雅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悲哀,她不好揣测这个暴君的意图,但也不得不承认目前是他救了她的事实。只不过,她身为omega这个事实,只怕要让她沦为禁脔了。但她已下定决心,他若真敢碰她一根毫毛,便当即咬舌自尽,即使是死,也要清清白白的死去。这是她曾经作为骑士王的最后一点尊严了。

侍女井井有条的伺候她沐浴更衣,引领她往一间屋子走去,问什么也不答,只说王在等候。阿尔托莉雅第一次尝试女性的服饰,暂且不适,就多走了一段时间。还在担心那位不通人情的王是否会因为她的来迟而降罪于众人。

不过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屋子里空无一人,却堆满了奇珍异宝。

她对珠宝美酒都没有多大兴趣,夺去她目光的,是整整齐齐安顿在金丝楠木架上的剑――她的誓约胜利之剑。

在剑栏之战反叛骑士莫德雷德重伤她之后,她就没了后面的记忆,誓约胜利之剑也一度没了踪影,终于,终于又……

阿尔托莉雅惊喜之下伸出手来,欲去取,突然间一股杀气自身后腾然而起,惊得她当即转身倒退,进入警戒的备战状态。

吉尔伽美什就在门口,一脸怒容显然是将她刚才的举动都看在了眼里。那杀气,自然是环绕在他周身的。

“下次再敢妄自触碰本王的宝物,就将你的手剁下,丢进池里喂鱼。”他抽出长剑,左手试探着锋刃,并不看她,口中却说着这样恶毒的话语。

“是我唐突了。”阿尔托莉雅垂眼,“只是,这把配剑是属于我的,所以……”

她本无心争执,只是陈述事实,话还没说完被他一阵狂笑打断了,这使素来礼教良好的阿尔托莉雅很恼怒。

“哈哈哈哈哈一个,一个小丫头,”嘲讽之余还用手比了比她的身高,一等一的藐视,“本王总算明白,时辰为什么找了这么个玩物,实在令人发笑!”

“可笑到令人不快。”他停下来,微微眯着的眼睛闪着锐利的寒光,“不过区区低贱omega。”

“你――,实在无礼之至!!”伪装暴露之前,她从未有过身为omega被轻视的烦恼,但此刻她却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

“那就来,若能在那帮野蛮杂种手下活下来,本王就姑且承认你有些本事。”他把剑放回去,自然是不可能让这等神兵利器轻易假于她手。



吉尔伽美什有自己的“斗兽场”,这里是除了他,还包括其他贵族玩乐之地,他们仍保留这样原始血腥的兴趣,而且发扬光大,甚至有专门的武士以此卖命为生。权贵们在高台上一掷千金,他人的生死,就是被玩弄于股掌间最好的游戏。

斗兽场可从来没有女人们参加,这个消息一传出去,街头巷尾议论纷纷,当天场内宾客爆满。吉尔伽美什特低将时间预订在三天后,他希望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动一动逃跑的念头,这样他可以直接杀死她,倒也省了他一番心思。

可惜,这个古板又固执的女人,她三餐照旧,波澜不惊的好像主角不是她。

转眼三天就过去了,吉尔伽美什坐在视野最广阔的位置上,被宠妾美姬环绕着,注视着阿尔托莉雅单薄的背影,心里发笑。

到这时了,她还是这副样子,兴许她跪下来求饶,将眼中难得一见的星光化作臣服,他也许会放过她,指的是完好的放过,她这样身材干瘪又没有风情的女人,他连碰的欲望都没有。

像是验证自己的想法似的,他拉过最近的一个美姬一亲芳泽,顺带捏了一把波涛汹涌的柔软。omega荡漾的信息素不加掩饰的勾引着他,只想这场无聊游戏尽快结束。

场上的鼓震天响,竞技开始了。

对手是身高近两米的力士,身材健壮,力大无穷,只凭一双手就能将她撕成两半,围在边上的人大声嘲笑着她能撑过几秒钟,眼皮都来不及眨的一瞬间,阿尔托莉雅翻身上了对方的脊背,一脚就把他踹进了泥里。

场上肃静。吉尔伽美什皱着眉头,掐住了怀里艳妆女人的脖子。

第二场的对手,是个善用兵器的剑术高手。阿尔托莉雅手握长剑的时候,真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不过她照样秉承骑士之风兵不血刃的解决了。

“把雄狮放出来!”吉尔伽美什一声令下。

野兽不比人,它的动作无迹可寻,而且是王上最宠爱的雄狮。刚开始看客们还惊叹于阿尔托莉雅不俗的本事,此刻就真正开始为她默哀了。

栅栏打起,金色鬃毛的雄狮踏着威严的大步走来。它脸上有一道疤痕,是驯服者给予它的标记,也正是因此,它绝不再会被第二个人驯服。

雄狮半眯着眼,血盆大口怒吼着朝阿尔托莉雅发脾气。几个来回,阿尔托莉雅脊背已经负了伤,彻底放弃了驯服它的念头,于是有了今日斗兽场上的第一滴血――

同时,“咔哒”一声,吉尔伽美什怀里美姬的脖子,也被硬生生捏断了,他竟活活掐死了她!

身边的侍者都察觉到了王的盛怒,连忙跪下头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他们绝不是能承得起王的怒火之人。

吉尔伽美什拽住一个姬妾的头发,将她打横抱起,不管内场的阿尔托莉雅,头也不回的走向内宫。

全然没有注意底下她的注视。



床上的女人终于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尽管知道她最后还是个死,他也不会去标记她。他对阿尔托莉雅――那个脱离他掌控的omega。在吉尔伽美什眼里,omega就是低贱的生物,他行性爱之事大部分是为了愉悦,有时也有泄愤的可能,吉尔伽美什本就没有怜香惜玉之说,这种时候更是下场不是死就是半残,就算是后者会被王上重金赏赐,然后处死。

而这次,他被一个omega挑战了威严。

但愿她能比那头狮子更给他带来乐趣。

随后,吉尔伽美什往营地去了。



阿尔托莉雅回到府邸又被关了起来,她再怎么一枝独秀,现在也始终是个奴隶。她触怒了王上,但王没有下令,侍从便只把她关在这里,不敢轻举妄动,直至入夜。

她饿了一天,吉尔伽美什那个家伙也没有吩咐厨房给她送来吃食,伤口也是粗粗的包扎了下,隐隐的触痛着神经。等到她昏昏欲睡的软在床上的时候,身上一重,喉咙霎时间被一只大手扼住。

是立刻就惊醒了的,转眼就对上一双血色的眸子,他是带着杀意来的。

她本就该是这样的,柔弱,可随意抹杀,omega就要有omega的自觉,做什么执剑为王的梦!

阿尔托莉雅还在挣扎,本能的掰住了他的手腕,求生欲能她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但还是难以与之抗衡。

疯魔了,绝对是疯魔了。

正当她以为就要在这里结局时,吉尔伽美什终于松开了她。新鲜空气带着生命的动力涌入喉咙里,她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摸着受伤的颈往后蹭着远离,连背后的伤口也顾不得痛了。

吉尔伽美什看着阿尔托莉雅指缝间透出的乌青――自己的杰作,神色凝重。他们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开口,谁也不动作。直到――

阿尔托莉雅的肚子咕的一声巨响。

原本剑拔弩张的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死外边,也不吃你吉尔伽美什一口饭”,刚经历过一番羞辱的她差点就这样说了,说差点是因为吉尔伽美什打断了她的思路。

“你叫什么名字?”那不可一世的男人皱着眉,依旧是一脸的不屑。

“阿尔托莉雅·潘多拉贡。”礼教,是她永远都会坚持的东西,就像她当初不计一切保护大不列颠一样的坚持。

吉尔伽美什没有说话,他已经从一头狂兽恢复为了人。离开之前,终于是贴心的不忘让人送来吃食。

果然还是……真香。




清晨的花园,阳光带着露水,微凉又恰到好处,很适合舒展身心,远远的就看见绿发少年在静坐,淡泊如水的样子,总算心情好了许多。

“潘多拉贡确实是王姓,亚瑟王的名号也是响当当,不过从未听说过他是个女子,而且还是omega?”恩奇都指尖绕着自己的一缕长发把玩着,他是神造之人,本身没有abo之分,对于这方面的事情总是一知半解,往往像是聊八卦一样稀松平常。

“那女人初次失控的样子,倒像是长期使用抑制剂。”吉尔伽美什抿了一口酒,顺着喉咙的丝滑触感让他心旷神怡。

“咦??失控??吾友你把那位小姐怎么样了吗??”

“没有,说到底也不过是个omega。”

“吉尔如果这副样子,将来碰到所爱之人怕是会吃亏哦?”

“唏,这天下一切都是本王的,本王想要什么不能到手,区区所爱,简直可笑。”

“别说大话,万一对方看不上你呢?”恩奇都打定主意要调侃他,穷追猛打的问。

“不可能。”吉尔伽美什白了他一眼,认定这是废话。

“倘若有那一天呢?”恩奇都对他这副自大慢心的样子看惯了,不气不恼,眨着眼睛耐心的问。

“倘若真有那一天……”吉尔伽美什被他盯着,没由来的虚了,“那我就不惜一切代价,将她抢过来!”

黄金杯脱手,甩在大理石地面上,掷地有声,血红的酒液晕开似晚阳。

tbc

短剧,风水轮流转

呆:下次再敢私自触碰我,就把你的手剁下,丢进池里喂鱼!
闪:老婆QAQ

商品(一)

对方过于霸道的信息素就像酒,微醺了她的神志,毫不讲理的将她笼罩着困在其中,不出所料的,腿间已是一片湿热。

抑制剂的作用就要消失了,她必须尽快脱身才行。这药物的作用她再清楚不过,当初卡美洛之城仍在的时候,这是她最好的伪装物,可是相对的,一旦发情,那趋势必然排山倒海一发不可收拾。

“唔……”淡粉色的唇被狠狠地采撷,舌头被勾住,与另一片软肉相互接触,碰撞。男人的手也不规矩的自上而下抚摸着,从脊背到尾骨,随后她听见皮带扣被解开的声音。

身体也不受控制,被触碰的地方微微发热,alpha信息素引导着她恢复为一个omega,这是最不妙的地方。

“嘶”

男人松开了阿尔托莉雅,铁锈般的味道当即在口腔中蔓延开,嘴角的殷红衬得她脸色越发苍白。

“不错的眼神。”金发的男人捏住她的脸颊,端详一会,惊叹于她的坚持,又诚心地要折辱她,斗气似的再度落吻,唇齿纠缠之际,在她再次施力之前灵巧的退出,心满意足的看她一脸恼羞成怒。

“绮礼为本王找到了个不错的玩物呢。”阿尔托莉雅倔强的表情引着他发笑,他突然有了更好的想法。

他抓住她额前的刘海,强迫她展露后颈的腺体,强硬的注入自己的信息素。

“本王不喜欢强人所难,不过,为此感到荣幸吧,这是本王难得施予的恩惠。”暂时标记的阿尔托莉雅情况舒缓了许多,尽管连这一丁点信息素她都是抗拒的,此刻却也不得不松了一口气,后来,她在男人一遍又一遍的深吻中沉沉睡去。而吉尔伽美什,这个性情恶劣的男人,露出了久违的诡笑。

这朵高岭之花尚未完全绽放,等到她盛放之时,遭遇支离破碎后的表情,才是最为美艳。




阿尔托莉雅醒来的时候,睁眼就是从天花板上垂下的红色幔帐,妖娆艳丽,大概在何处的府邸,金碧辉煌的格局设计彰显着主人的身份不凡。身体已经没有了异常的反应,只是alpha惹人生厌的信息素还环绕在鼻尖。

暂且得救了……

吉尔伽美什不在府邸,他将新得的omega――阿尔托莉雅丢在了自己某处的居所,就乘车去了军营。

现在战乱连绵,天下的格局随时都在变,卡美洛一夜之间的动乱让所有人都为之寒战,当然吉尔伽美什除外,他是天生的王者,任何局面永远只有他作为主导的时候。

还未接近办公室,就已经有omega甜到腻人的信息素透过门缝引诱着他。

果不其然,某个下臣的女儿以交递文件正在房间里静候狩猎,叫什么名字来着,其实也无所谓了,做到这个地步,还想混下去吗,难道他真的天真的以为可以凭着女儿娇弱的身躯,俘获他的身心,在这王朝打下一方之地吗?吉尔伽美什虽然滥交,但绝不会标记任何一个omega,阿尔托莉雅算是第一个,让他玩心大起破了戒。

不过说回来,这送上门来的美食,不好好享用怎么对得住下臣的期待呢?

吉尔伽美什带着笑,推开了门。

tbc

我说呆呆躺在闪闪怀里闪闪只顾着亲了你们信吗……

商品(abo)

abo设定
a土财主闪【不是】xo奴隶呆
依旧bug多私设多
可能会坑可能会坑,注意
用这个发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吧【滑稽】
近来真的很忙很颓,更新会很慢很慢,希望大家能理解下
题目来源于死鱼 @死鱼 ,本来是想写军官闪商人呆的,想了下这个剧情可能更简单粗暴就先写了



人声鼎沸。

omega拍卖是被明令禁止的,因此群魔乱舞的看客带着金丝勾边的面具,以为这样就能遮挡住他们的罪恶与丑陋,离开这里他们又是衣冠楚楚的绅士贵族。

所有的灯光都被集中舞台上,马上就要到这个地下交易所的重头戏,新鲜稚嫩的omega草草的蒙上红纱,或关在笼子里,或带上镣铐,向底下肮脏的奴隶主展示自己朦胧的曲线身体,还要忍受来自四面八方口哨声的调戏,提防着凑前来的人揩油。

幸运的人能被英俊的贵族带回家宠幸一阵,生个一儿半女,一生衣食无忧,不幸的人也许被不知名的老变态玩弄至死。

台上的omega都是被注射了抑制剂和麻醉药的,所以阿尔托莉雅大脑混沌着,任由兔女郎捧起她的脸。

“来自遥远西方的美人儿,看这耀眼的金发,翡翠一样的瞳眸,自幼学习剑术让她的身体柔韧度非常好,能够满足各种各样的需求,理所当然的,她还未开苞呢!”

她总算回了些神,到处都是淫靡的目光,她无处可躲。

凯哥……贝迪威尔……兰斯洛特……

阿尔托莉雅在心底里呼唤一个又一个名字,瑟缩着想要远离这些老淫棍的魔爪,又被侍者毫不留情的扣住颈脖拽了回来,锁链相互碰撞又是一阵铿锵。

让她想起战场上针锋相对的刀枪。

是的,卡美洛已经不在了,她已沦为阶下囚,无处可去。

眼泪终于抑制不住的流下来淌过光洁的面庞。

“啧。”

真是耻辱,过于悲伤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将她拍卖下来的人把她送往何处,等她再回过神来,已经陷在柔软的床第之间,赤眸的男人伏在她身上,轻轻舔舐她的眼泪。

tbc

@枕石漱流 给太太的肉(^3^)

其他爱我的人会点进来看第二张的对吗嘻嘻嘻嘻

囚徒(九)

前方翻车请注意



这场没硝烟却火星四溅的战争以吉尔伽美什的妥协而告终,事实证明阿尔托莉雅在谈判做生意上是赢不过那个男人的,但他却往往输给她感情。

吉尔伽美什避免与阿尔托莉雅发生争执,假意答应她的条件,实际上打的是让她麻痹大意的念头。

卡美洛无事,一切平安。阿尔托莉雅拒绝了吉尔伽美什免费的资金提供,却以肚子里的孩子作为交易筹码。在公司稳定之前,吉尔伽美什不得对卡美洛有任何举动。而剩下的时间,也已足够阿尔托莉雅光复家业。

“午饭时间到了,该休息了吾妻,可别累坏了我的小宝贝。”吉尔伽美什一语双关的口头调戏永远能成功让自己愠怒,现在的阿尔托莉雅可没有以往持久的耐心,她果断炸了,气急败坏的摔了笔。

肚子里这块肉让她能力下降,无时无刻昏昏欲睡,感觉沉甸甸的揣着就来气,更别提吉尔伽美什成天在她眼前晃悠。

明明是那么大的公司,董事却从来也不做事,简直人神共愤!

幸好吉尔伽美什带来的孕妇营养餐足够美味,否则就要出现比大总裁逃会议屈尊送饭更加劲爆的头条新闻了。

小西服恰到好处地收住腰,贴身的勾勒出曲线,金发被一丝不苟的束起,有几缕垂在耳边,越发衬得碧眸顾盼生辉。眼中噙着泪水,披散着妥帖的西装与内衬,脸颊绯红的骑在他身上,撕碎禁欲的外壳,光是想想就足够让人血脉喷张。吉尔伽美什有些后悔一直把她束缚在别墅里,限制了她的“能力”,真是徒失了不少乐趣。

阿尔托莉雅当然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办公室play,只发觉他的目光越发灼热,抬起头来看见他一脸痴汉的笑直接就吓了一跳。

“我吃饱了。”

那餐盘都整整齐齐码着,有些甚至只是被拨弄了几下,根本没有减少什么。但阿尔托莉雅真的没说谎,虽然她想尽快驱走吉尔伽美什,可在吃这方面,她是绝不会敷衍的。

吉尔伽美什好看的眉毛当即就拧了起来,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阿尔托莉雅的小身板,突然露出了让她惊悚的笑容。

“吾妻莫非想丈夫我亲自喂~饱~?”

“才没有给我滚出去啦,还有你那上翘的尾音是怎么回事!唔……”

绵长的吻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唇,吉尔伽美什好好品尝了这阔别已久的亲热,依旧是如此香甜。大手不老实的从上深入,重重的捏了一下乳头以示她挣扎的惩罚,引得身下人一声嘤咛。

“这可怎么是好啊,吾妻。”

他将她抱起来,放在办公桌上。都说孕期的人极为敏感,真不是假话,她在他怀里软成一团,轻而易举地就反客为主。

阿尔托莉雅拽着他的领口发抖,情事上她永远拿她没办法,无法抗拒,无法主动,任由他上下其手。

“这实在……快停下来!”

不可能的。

吉尔伽美什窝在她颈肩轻笑,感受着她肌肤熟悉的嫩滑,一遍一遍勾起她的回忆。

阿尔托莉雅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羞耻,人都要缩成一团,嘤咛着好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疼……肚子……”

“什么?哪?”

吉尔伽美什打了个激灵就清醒过来,色心顿时消失的无形无踪,迅速整理好查探阿尔托莉雅的情况。

阿尔托莉雅还在恍惚,吉尔伽美什在联系医生了,看着他慌乱急促的样子,阿尔托莉雅感觉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tbc

久违的更新,太忙了让各位久等了

炎夏(重发)

我翻车了,再试一次重发,求过二级,金剑加持求过😭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kxRlGBySkDNK5Aq7z3FlFg 密码:1g2g

囚徒(八)

雷阵雨来的突然,半个小时内漫天都是雨幕,雨水冲刷着医院的窗棂,风呼呼的像是狮吼,莫名其妙的天气让阿尔托莉雅的心紧了紧,就像是恢复记忆那天,一样的彷徨。

她抚上尚且平坦的小腹,那里有一个生命在孕育,可也是一个错误。如果可以她愿意对一切既往不咎,从此与吉尔伽美什不再有任何瓜葛。

“踏......踏.......”昂贵皮鞋踩在白瓷砖上,来人不紧不慢,脚步声规律而沉稳,却一下子让阿尔托莉雅乱了心神,那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吉尔伽美什。

她攥紧了西服下摆,屏住呼吸,抱着侥幸的心理。外边一阵喧闹,有什么人和高文他们在争吵,她向来绅士的骑士们甚至恼火到要动手。

“滚开,杂种。”分贝渐渐提高的混乱中,男人带着低气压的这句话使得在场的人为之一振,包括房间里的阿尔托莉雅。

吉尔伽美什会温柔的对待她,不代表他会忍耐一切。

“高文,让他进来。”阿尔托莉雅最终还是没忍住,出了声。

“可玩够了啊,吾妻。”那个男人喜笑颜开的朝他走来,伸出手来拥抱她,想要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抵着她的耳畔亲热,“开心了,我们带着宝宝该回家了。”

她早该想到,他精心计划的一切怎么可能被她轻易逃走,手机被监控了,拨打出去的每一通电话都同时被转接到他的手机上并录音,定位自然也是少不了的,什么地方都有他的眼线,一举一动都被上报,她以为的逃之夭夭,不过被他放养一样玩弄于股掌之间。

为了他可笑的愉悦和欲望,她差点失去卡美洛和家人们。

何其可恨。

阿尔托莉雅面无表情的磨着牙,眼里都是嘲讽。

“吉尔伽美什,”她掰开他轻轻抚摸着小腹的手,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个孩子我不会要的,如果你敢胁迫我我就去跳楼,你敢囚禁我我就绝食,总有方法能死掉的,大不了一尸两命,总之,你想的美。”

吉尔伽美什在那一瞬间领悟到了东方古言里“最毒妇人心”的意思,他见识到阿尔托莉雅狠辣的样子不多,以至于让他对她失算了。他以为有了孩子她就不能再离开他,谈不上心甘情愿,但总归试着会接受,但他低估了卡美洛在她心里的地位以及恢复记忆后她对他的厌恶程度。

这可真不是一件好事。

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第一次有了危机感。

其实阿尔托莉雅无比顺畅的说完这番话后,内心还是承载了不少负罪感,不论如何她对这个孩子都无法负责,但,不可否认的是,看到吉尔伽美什那一脸吃瘪的表情心里真的是爽翻了!

完了完了,变得和这个变态男人一样恶劣了。




吉尔伽美什正在用尽毕生的脑力扭转接下来的事情发展。

拼上孩子也要把老婆带回家的勇气?

不不,再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崽。

正当智商瞬间下降及格线程度的吉尔伽美什手足无措的时候,阿尔托莉雅拉着他的领带把他揪到面前,保持着刚才的凌厉,一遍给他整理着领口一遍开口说道:“你不是会做生意吗,那我们来做一笔交易。”

阿尔托莉雅看着他,眼波流转,眉间是他从未见过的神情,让他一下子就失了神。

“卡美洛活下来,这个孩子就活下来。”

她这句话却让吉尔伽美什清醒了过来,比小东西安全更需要担心的存在,是卡美洛。

“你一无所有,是拿什么在这里跟我谈判?”

这股气势,阿尔托莉雅不明白是哪句话戳中了他,让他再度露出了愉悦的笑。

“不过既然是吾妻的愿望,那我就姑且满足一下好了。”

他俯下身,把她连同影子都包裹在自己的庇护之下。

“跟我回家,否则你将连同卡美洛一起失去。”

tbc
圆桌:背后一凉,吾王好像朝什么不得了的方向进化了。
一孕傻三年这傻的到底是谁

短小以及日常ooc(暴哭),更新速度很慢但是谢谢大家的理解,最后这段很啰嗦也不知道有没有讲明白......

囚徒(七)

今天天气似乎不怎么好,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到了傍晚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概在电视剧里象征邪恶黑势力的乌云。阿尔托莉雅有些不安,那片乌云像是遮在了她心上,挡住了吉尔伽美什的光芒。

晚饭随便煮了点面,吉尔伽美什晚上才回来,她碍着心情也就敷衍着了了事。本来她是不会做饭的,后来闲着无聊自己捣鼓,炸了几次厨房后险些被吉尔伽美什严令禁止永久不得靠近厨房,不过好歹是学会了些东西。

开水咕噜噜的翻滚,直到溢出来烫伤了手指阿尔托莉雅才反应过来,连忙关火。面虽然没糊但她却是再也没有一点胃口了,甚至因为多看了两眼胃里就翻江倒海似的难受,冲进洗浴间一阵呕吐。

“轰隆――”银白的闪电把黑暗扯的四分五裂,摆出一副狰狞的鬼脸,撕扯着她支离破碎的记忆。

这一切来的都没有征兆。

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满满瘫软下去,往日的种种争先恐后的物归原主。

高文.....贝狄威尔......摩根......潘多拉贡......还有......

吉尔伽美什。

不,他是谁?

得到的结果只有些零碎的影子而已,阿尔托莉雅甩了甩头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并一边努力的搜刮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回忆。

但是,吉尔伽美什是谁?




雨水顺着车窗向后飞去,完美流线型的跑车在黑暗的雨夜里肆虐,无所畏惧的冲破雨幕。阿尔托莉雅心很乱,扶着方向盘的手都有点不稳。她现在还穿着吉尔伽美什给她买的短裙和小高跟,给贝狄威尔打电话的手机都是他的,什么都是他的,甚至身上的气息也全是他的!阿尔托莉雅心中只觉得一阵厌恶一阵恐惧,踩了油门加速逃离。

吉尔伽美什的别墅在山上,距离城内还有一段距离,因为是私人别墅,整段公路空旷地令人恐慌,可离那座牢笼越远,她就越是畅快,内心是抑制不住的欢呼雀跃。

她让卡美洛等的太久了,不过幸好,苦苦守候的他们不用再等了。



潘多拉贡邸宅

圆桌所有的人都聚集在院子里,就算每年的公司集会也不至如此期待,什么都比不上失而复得的喜悦。阿尔托莉雅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希望,只要有她,卡美洛遭遇的一切都是如此微不足道。

阿尔托莉雅没有浪费一点心力,马不停蹄的准备工作,一项一项吩咐下去,但她却忘记了两件事,不会善罢甘休的吉尔伽美什,和已经发芽的因果种子。

尽管她尽力去忽视,但身体的异状已经明显到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假装忽视了,在董事会上的第四次干呕,让桂妮维亚下定了决心要带她去检查,有些话圆桌的男士们处于绅士无法出口,但作为闺密的她有权照顾她的健康。

桂妮维亚明显也是有想法的,直接拉到妇科做孕检,结果倒也干脆省事。

这毫无疑问是吉尔伽美什的种。

“最快的时间安排手术。”阿尔托莉雅咬牙切齿地说出自己的决定,这是个耻辱,时时刻刻提醒着她曾经犯过的错误。

tbc

闪闪你儿子要没得了

元宵快乐啊,本来想昨天搞出来的结果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