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吃瓜

囚徒(二)

吉尔伽美什到了公司以后并没有立即展开工作,而是打开了手机,在屏幕上若干个小画面中准确无误的找到少女的身影,点击放大,俯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别墅的各处都安了摄像头,又连接着吉尔伽美什的手机,方便他随时随地观察爱人。

没有想到,失忆原来真的可以让一个人性情大变。

还记得阿尔托莉雅穿着西装的伶俐模样,商界出了名的拼命三娘,明明是如此娇小的身躯,眉目中却透露着少年人少有的英气,简直与床上娇柔放纵的样子判若两人。

她又是何至于落到这副田地呢?不过是家族内斗的老套故事。姐姐摩根不满已久,蓄意谋杀,卷款携逃一气呵成。潘多拉贡家一时之间自顾不暇,圆桌那群家伙也是群龙无首,哪有资本来跟吉尔伽美什抢人,眼睁睁看着他封锁现场却无能为力。

现在一想,吉尔伽美什也是暗自得意。当初他高调求婚被拒,反而越挫越勇不依不饶,阿尔托莉雅每每看到他都躲瘟神一样,结果兜兜转转,不还是到了他的怀里,夜夜承欢。

只是有幸能欣赏到阿尔托莉雅这般乖巧纯洁的模样,让吉尔伽美什越发地对她期待起来。

真想看看她恢复记忆的时候,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想想就很愉悦。

“叩叩。”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吉尔伽美什的脑补。

“进来。”他迅速收起手机,打开文件,假装自己在认真工作的样子。

吉尔伽美什拒绝与任何低层杂种接触,能上到他办公室的,只有一个人。

恩奇都抱着的一堆文件瞬间将他打回原形,男人在只有面前毫无形象地哀嚎,险些就要抱着大腿求饶了。

恩奇都当然没有理他,也不想想这到底是谁的公司。他码好文件,一件一件交代,他确信吉尔伽美什在听,也确信他全都记住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谈谈你的私事。”

刚刚还趴在桌上假装沮丧的吉尔伽美什瞬间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挚友:“怎么?你来向我请教何为愉悦吗?”

“并不,”恩奇都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我是说,阿尔托莉雅,她现在怎么样了?”

“嗯.....胃口很好,体力也很好,恢复力也.....”

“并没有在问你这些事!”恩奇都无奈的扶额,脸皮这件事上他是真的拼不过吉尔伽美什这个老流氓。

“如果她想起来了,又该怎么办呢?”

吉尔伽美什嗤笑出声:“吾友啊,居然在担心这种事吗,想不想得起来,她早已经是我的妻子,又有什么分别呢?”

“但愿如此。”恩奇都终结了这个话题,“兰斯洛特代表卡美洛方面联系了我们,说收购的钱可以一分不要,只有一个要求,把阿尔托莉雅归还。”

吉尔伽美什听罢一阵狂笑,笑的一时之间有些难以自已。好不容易停下来,蛇瞳微眯,透出些狠意,俨然又是商战中杀伐果断的那个王者。

“他们倒是比我会做生意,”他捏住左手无名指上的黄金戒指,仔细摩擦着,“那就让他们自己来问问,吾妻是不是肯跟他们走。”

tbc

干脆全都在小号这边发好了,毕竟这是随时都可能会发车的一篇【不....】

失忆的呆毛我的感觉就像是lily一样吧,乖乖巧巧的好孩子,想写两种感觉,这是一种,然后想起来以后又是要死要活的一种【哈哈哈哈】

后期有怀孕,可能不会写到生子,注意避雷喵

评论(2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