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吃瓜

囚徒(四)

若不是亲眼所见,高文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少女是阿尔托莉雅,她除了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其余的与他印象中的阿尔托莉雅没有丝毫相同,他甚至险些要以为莫德雷德跟他开了个愚蠢的玩笑。

金发用白色丝带扎起,呆毛温顺的垂着,白色带花边的裙子衬得她如和煦春风里初盛的百合,嘴角挂着明媚的笑,惊喜的翻着菜单。

多久没有看见过她这样的笑容.......

高文一时之间有些晃神,随后反应过来时,眼里已经有泪。他走到她面前,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带着他久别重逢的激动:“小姐,我来接您回家了。”

阿尔托莉雅闻声抬起头来,微笑的角度恰到好处,礼貌又疏离:“您是?”

这二字让高文如遭雷击,愣在了原地,嘴唇半张着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

“非常抱歉,我.....我失忆了,我们以前认识吗?”阿尔托莉雅对眼前颇为英俊的青年有着莫名的亲近感,因此她主动解释道。

失忆.....

高文突然明白过来,这就是吉尔伽美什打的算盘!

他急切地向阿尔托莉雅说明一切,希望能有任何好的效果,情急之下还拽住了她的手腕:“您是卡美洛集团的总裁,而我是您的部下高文,卡美洛现在危在旦夕,不论如何请您一定要跟我回去!”

可她挣开了自己,往椅子里缩以便保持两人的距离,皱着眉细细思考也回想不出任何有关的东西,脑海中皆是空白。

“抱歉,您肯定搞错了,我的先生从没有跟我提起过任何你说的事情,我也没有任何印象。”阿尔托莉雅显然被他刚才的举动吓到了,说起公司的话,她意识到这个陌生人很可能是因为吉尔伽美什的关系才来找他,于是她扶着桌沿站起身小心翼翼地来寻找着吉尔伽美什。

但刚才那段话中暴露出的信息量让高文更加难以适从:“先......生?吉尔伽美什那个混蛋对您做了什么?!”

闻言他便要伸出手去拉她,下一秒就有人护着阿尔托莉雅挡在了她的身前。

“吉尔!”阿尔托莉雅惊喜的看着他,心中不自觉松了一口气,“你去了好久......”

“抱歉,让无聊的杂种打扰到了,想好要点什么了吗?”吉尔伽美什柔柔的吻着她,摆了摆手示意在旁的侍者把高文赶了出去。


不知为何,她始终有些在意,饭吃的也并不怎么认真。吉尔伽美什看在眼里并不出声,直到她主动开口。

“吉尔,我觉得刚才那位高文先生说他们公司的事情不像是在骗人,你.......你能不能帮帮他们?”阿尔托莉雅真挚的眼神是最好的杀器。

吉尔伽美什放下刀叉,撑着头看她:“卡美洛确实已经是苟延残喘着,可是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或者说你能做出什么表示吗?”

阿尔托莉雅大概没想到他会这样说,愣了愣,吉尔伽美什却先她一步有了动作。一个简单眼神就支使走了所有的侍者,拉着阿尔托莉雅的手使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你大可以不用管,要么继续吃饭?”他越是这样说,阿尔托莉雅越是不肯服输。

见她久久不做反应,男人坏心眼的拉着她的手,按在胯下情绪高涨的物什上,轻声在她耳边调笑道。

“做不到的话,那么以后就乖乖听话吧,小脑瓜里别再有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了。”

tbc

我滴个妈耶,车发多了,我肾疼,作业也还没有做心绞痛,最近也没有粮胃疼

浑身是病(哭卿卿)

评论(4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