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吃瓜

囚徒(六)

“夫人康复的很好,已经没有完全没有问题了。”主治医生已经是第三次对阿尔托莉雅说同样的话了,语气里已经带了少许的无奈。他知道这位年轻夫人的丈夫是声名显赫的集团老总,长相俊美身份高贵就算了偏偏还宠妻,羡煞医院的一众小护士。明明一个月前已经好得活蹦乱跳了,却坚持两周复查一次,他也不得不每两周奉陪着吃这一次甜齁的狗粮。

“夫人,今天您的丈夫为什么没有来啊?”

“陪您来的那个青年是谁?兄长吗?”

趁着恩奇都去办手续离开的这段时间,小护士们围在阿尔托莉雅身边八卦个不停。虽然保镖凶神恶煞的禁止她们靠近,但阿尔托莉雅的温柔秉性她们可是摸得一清二楚,每每保镖呵斥,她总会微笑着阻止,久而久之,便越发无所顾忌起来。

“都在干什么呢?别闹了,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向来温和的主任鲜有怒容,小护士们一哄而散,最后的那个还回头吐了吐舌头。

“请您跟我来,进行最后一项检查。”女医师面不改色的对阿尔托莉雅说道,转头给了想要跟进去的保镖们一记眼刀,“不怕冲撞了夫人的,就进来。”

听她这么说,所有人还真被唬住了,面面相觑不敢做声。

阿尔托莉雅让他们放心,跟随她走进去,看着她在一堆瓶瓶罐罐中挑挑拣拣,却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

“潘多拉贡小姐,多年未见,没想到再次相逢您已经是嫁做人妇了啊。”女医师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一下子引起了阿尔托莉雅的注意。

“您以前认识我?知道我的过去?潘多拉贡那是什么?”她激动的身体前倾,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见医师一脸的惊讶,她自然而熟练的解释道:“我失忆了,我希望您能告诉我以前的事情,可以吗?”

于是女医师从容的讲述起了她的过去,阿尔托莉雅·潘多拉贡的过去,熟练的就像是事先背好的台词。

阿尔托莉雅·潘多拉贡,和她认识前是潘多拉贡家的二小姐,家庭和睦,事业有成,有一些玩的来的朋友,却没听说过有任何的恋人。

阿尔托莉雅突然就想起了前些日子的高文。

“您能给我一些我从前朋友的联系方式吗?”

当然愉快的得到了帮助。

“真的太感谢了,我还一直纠结于遗忘过去呢!”少女明媚的笑着,天真而纯洁,若是这样一朵鲜艳的百合花被欲望碾压,那可真是这世上最悲伤的事了。

“还没有问过您的名字呢。”

“我叫桂妮维亚。”



吉尔伽美什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回来的时候,阿尔托莉雅并不在玄关迎接他,等到他走进客厅,才听见拖鞋啪嗒啪嗒踩在楼梯上的欢快响声。

“在做什么呢?”揽着爱人陷入柔软的沙发中,金发赤眸的男人埋首在少女的颈间,贪婪地享受少女的温软,“居然没有出来迎接自己的丈夫,该罚。”

在惯例进行之前,阿尔托莉雅却拦住了他的动作,勉强拉开至安全距离。

“吉尔....我们是什么时候结婚的?”少女眨巴着绿眼睛,小心翼翼地问,生怕漏了半点马脚,可就是这谨慎过头的反应,反而引起了吉尔伽美什的怀疑。

“两年前,怎么了?”他面不改色的说出早已准备好的答案,观察着她接下来的反应。

“可是....为什么一直没有孩子呢?”

“所以啊,这不是在努力么?”吉尔伽美什调笑着摸了一把她圆润的小屁股,“怎么?一个人在家感到孤单了吗?”

阿尔托莉雅再去推,反应过来危险的靠近,为时已晚。

即使是这样的转移话题,也仍没能消除她心中的疑虑,到底是该相信自称是旧友的贝狄威尔,还是自称是枕边人的他呢?

tbc

我开学了真的好伤心好难过,更文的速度会慢很多,请见谅

评论(1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