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吃瓜

囚徒(七)

今天天气似乎不怎么好,天空灰蒙蒙的一片,到了傍晚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概在电视剧里象征邪恶黑势力的乌云。阿尔托莉雅有些不安,那片乌云像是遮在了她心上,挡住了吉尔伽美什的光芒。

晚饭随便煮了点面,吉尔伽美什晚上才回来,她碍着心情也就敷衍着了了事。本来她是不会做饭的,后来闲着无聊自己捣鼓,炸了几次厨房后险些被吉尔伽美什严令禁止永久不得靠近厨房,不过好歹是学会了些东西。

开水咕噜噜的翻滚,直到溢出来烫伤了手指阿尔托莉雅才反应过来,连忙关火。面虽然没糊但她却是再也没有一点胃口了,甚至因为多看了两眼胃里就翻江倒海似的难受,冲进洗浴间一阵呕吐。

“轰隆――”银白的闪电把黑暗扯的四分五裂,摆出一副狰狞的鬼脸,撕扯着她支离破碎的记忆。

这一切来的都没有征兆。

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满满瘫软下去,往日的种种争先恐后的物归原主。

高文.....贝狄威尔......摩根......潘多拉贡......还有......

吉尔伽美什。

不,他是谁?

得到的结果只有些零碎的影子而已,阿尔托莉雅甩了甩头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并一边努力的搜刮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回忆。

但是,吉尔伽美什是谁?




雨水顺着车窗向后飞去,完美流线型的跑车在黑暗的雨夜里肆虐,无所畏惧的冲破雨幕。阿尔托莉雅心很乱,扶着方向盘的手都有点不稳。她现在还穿着吉尔伽美什给她买的短裙和小高跟,给贝狄威尔打电话的手机都是他的,什么都是他的,甚至身上的气息也全是他的!阿尔托莉雅心中只觉得一阵厌恶一阵恐惧,踩了油门加速逃离。

吉尔伽美什的别墅在山上,距离城内还有一段距离,因为是私人别墅,整段公路空旷地令人恐慌,可离那座牢笼越远,她就越是畅快,内心是抑制不住的欢呼雀跃。

她让卡美洛等的太久了,不过幸好,苦苦守候的他们不用再等了。



潘多拉贡邸宅

圆桌所有的人都聚集在院子里,就算每年的公司集会也不至如此期待,什么都比不上失而复得的喜悦。阿尔托莉雅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希望,只要有她,卡美洛遭遇的一切都是如此微不足道。

阿尔托莉雅没有浪费一点心力,马不停蹄的准备工作,一项一项吩咐下去,但她却忘记了两件事,不会善罢甘休的吉尔伽美什,和已经发芽的因果种子。

尽管她尽力去忽视,但身体的异状已经明显到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假装忽视了,在董事会上的第四次干呕,让桂妮维亚下定了决心要带她去检查,有些话圆桌的男士们处于绅士无法出口,但作为闺密的她有权照顾她的健康。

桂妮维亚明显也是有想法的,直接拉到妇科做孕检,结果倒也干脆省事。

这毫无疑问是吉尔伽美什的种。

“最快的时间安排手术。”阿尔托莉雅咬牙切齿地说出自己的决定,这是个耻辱,时时刻刻提醒着她曾经犯过的错误。

tbc

闪闪你儿子要没得了

元宵快乐啊,本来想昨天搞出来的结果迟到了......

评论(2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