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吃瓜

囚徒(八)

雷阵雨来的突然,半个小时内漫天都是雨幕,雨水冲刷着医院的窗棂,风呼呼的像是狮吼,莫名其妙的天气让阿尔托莉雅的心紧了紧,就像是恢复记忆那天,一样的彷徨。

她抚上尚且平坦的小腹,那里有一个生命在孕育,可也是一个错误。如果可以她愿意对一切既往不咎,从此与吉尔伽美什不再有任何瓜葛。

“踏......踏.......”昂贵皮鞋踩在白瓷砖上,来人不紧不慢,脚步声规律而沉稳,却一下子让阿尔托莉雅乱了心神,那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吉尔伽美什。

她攥紧了西服下摆,屏住呼吸,抱着侥幸的心理。外边一阵喧闹,有什么人和高文他们在争吵,她向来绅士的骑士们甚至恼火到要动手。

“滚开,杂种。”分贝渐渐提高的混乱中,男人带着低气压的这句话使得在场的人为之一振,包括房间里的阿尔托莉雅。

吉尔伽美什会温柔的对待她,不代表他会忍耐一切。

“高文,让他进来。”阿尔托莉雅最终还是没忍住,出了声。

“可玩够了啊,吾妻。”那个男人喜笑颜开的朝他走来,伸出手来拥抱她,想要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抵着她的耳畔亲热,“开心了,我们带着宝宝该回家了。”

她早该想到,他精心计划的一切怎么可能被她轻易逃走,手机被监控了,拨打出去的每一通电话都同时被转接到他的手机上并录音,定位自然也是少不了的,什么地方都有他的眼线,一举一动都被上报,她以为的逃之夭夭,不过被他放养一样玩弄于股掌之间。

为了他可笑的愉悦和欲望,她差点失去卡美洛和家人们。

何其可恨。

阿尔托莉雅面无表情的磨着牙,眼里都是嘲讽。

“吉尔伽美什,”她掰开他轻轻抚摸着小腹的手,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个孩子我不会要的,如果你敢胁迫我我就去跳楼,你敢囚禁我我就绝食,总有方法能死掉的,大不了一尸两命,总之,你想的美。”

吉尔伽美什在那一瞬间领悟到了东方古言里“最毒妇人心”的意思,他见识到阿尔托莉雅狠辣的样子不多,以至于让他对她失算了。他以为有了孩子她就不能再离开他,谈不上心甘情愿,但总归试着会接受,但他低估了卡美洛在她心里的地位以及恢复记忆后她对他的厌恶程度。

这可真不是一件好事。

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第一次有了危机感。

其实阿尔托莉雅无比顺畅的说完这番话后,内心还是承载了不少负罪感,不论如何她对这个孩子都无法负责,但,不可否认的是,看到吉尔伽美什那一脸吃瘪的表情心里真的是爽翻了!

完了完了,变得和这个变态男人一样恶劣了。




吉尔伽美什正在用尽毕生的脑力扭转接下来的事情发展。

拼上孩子也要把老婆带回家的勇气?

不不,再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崽。

正当智商瞬间下降及格线程度的吉尔伽美什手足无措的时候,阿尔托莉雅拉着他的领带把他揪到面前,保持着刚才的凌厉,一遍给他整理着领口一遍开口说道:“你不是会做生意吗,那我们来做一笔交易。”

阿尔托莉雅看着他,眼波流转,眉间是他从未见过的神情,让他一下子就失了神。

“卡美洛活下来,这个孩子就活下来。”

她这句话却让吉尔伽美什清醒了过来,比小东西安全更需要担心的存在,是卡美洛。

“你一无所有,是拿什么在这里跟我谈判?”

这股气势,阿尔托莉雅不明白是哪句话戳中了他,让他再度露出了愉悦的笑。

“不过既然是吾妻的愿望,那我就姑且满足一下好了。”

他俯下身,把她连同影子都包裹在自己的庇护之下。

“跟我回家,否则你将连同卡美洛一起失去。”

tbc
圆桌:背后一凉,吾王好像朝什么不得了的方向进化了。
一孕傻三年这傻的到底是谁

短小以及日常ooc(暴哭),更新速度很慢但是谢谢大家的理解,最后这段很啰嗦也不知道有没有讲明白......

评论(2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