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吃瓜

商品(二)

我皮这一下就很开心,这绝对是我最大粗长的一次,得叶柒鸳太太催更,大号那边也差不多要更新了,谢谢小可爱们,笔芯~

(二)

许是满屋的馨香过于安神,阿尔托莉雅自醒来后又睡回去了许久,这一觉睡得安稳多了,梦里有圆桌骑士,宁静和平的不列颠夜晚。再次清醒,是被侍女轻轻唤醒。吉尔伽美什府上的侍从全部都是训练有素对信息素无明显反应的beta,看来他也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个道理。阿尔托莉雅这样想着,却不知道归根结底还是窝边草不够肥美。

不列颠和乌鲁克相隔甚远,但公然拒绝女爵伊什塔尔的求爱,与挚友恩奇都讨伐芬巴巴等诸多事迹都让他威名远扬,其中让人们广为议论的,就是他被人们添油加醋的暴行。

阿尔托莉雅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悲哀,她不好揣测这个暴君的意图,但也不得不承认目前是他救了她的事实。只不过,她身为omega这个事实,只怕要让她沦为禁脔了。但她已下定决心,他若真敢碰她一根毫毛,便当即咬舌自尽,即使是死,也要清清白白的死去。这是她曾经作为骑士王的最后一点尊严了。

侍女井井有条的伺候她沐浴更衣,引领她往一间屋子走去,问什么也不答,只说王在等候。阿尔托莉雅第一次尝试女性的服饰,暂且不适,就多走了一段时间。还在担心那位不通人情的王是否会因为她的来迟而降罪于众人。

不过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屋子里空无一人,却堆满了奇珍异宝。

她对珠宝美酒都没有多大兴趣,夺去她目光的,是整整齐齐安顿在金丝楠木架上的剑――她的誓约胜利之剑。

在剑栏之战反叛骑士莫德雷德重伤她之后,她就没了后面的记忆,誓约胜利之剑也一度没了踪影,终于,终于又……

阿尔托莉雅惊喜之下伸出手来,欲去取,突然间一股杀气自身后腾然而起,惊得她当即转身倒退,进入警戒的备战状态。

吉尔伽美什就在门口,一脸怒容显然是将她刚才的举动都看在了眼里。那杀气,自然是环绕在他周身的。

“下次再敢妄自触碰本王的宝物,就将你的手剁下,丢进池里喂鱼。”他抽出长剑,左手试探着锋刃,并不看她,口中却说着这样恶毒的话语。

“是我唐突了。”阿尔托莉雅垂眼,“只是,这把配剑是属于我的,所以……”

她本无心争执,只是陈述事实,话还没说完被他一阵狂笑打断了,这使素来礼教良好的阿尔托莉雅很恼怒。

“哈哈哈哈哈一个,一个小丫头,”嘲讽之余还用手比了比她的身高,一等一的藐视,“本王总算明白,时辰为什么找了这么个玩物,实在令人发笑!”

“可笑到令人不快。”他停下来,微微眯着的眼睛闪着锐利的寒光,“不过区区低贱omega。”

“你――,实在无礼之至!!”伪装暴露之前,她从未有过身为omega被轻视的烦恼,但此刻她却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

“那就来,若能在那帮野蛮杂种手下活下来,本王就姑且承认你有些本事。”他把剑放回去,自然是不可能让这等神兵利器轻易假于她手。



吉尔伽美什有自己的“斗兽场”,这里是除了他,还包括其他贵族玩乐之地,他们仍保留这样原始血腥的兴趣,而且发扬光大,甚至有专门的武士以此卖命为生。权贵们在高台上一掷千金,他人的生死,就是被玩弄于股掌间最好的游戏。

斗兽场可从来没有女人们参加,这个消息一传出去,街头巷尾议论纷纷,当天场内宾客爆满。吉尔伽美什特低将时间预订在三天后,他希望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动一动逃跑的念头,这样他可以直接杀死她,倒也省了他一番心思。

可惜,这个古板又固执的女人,她三餐照旧,波澜不惊的好像主角不是她。

转眼三天就过去了,吉尔伽美什坐在视野最广阔的位置上,被宠妾美姬环绕着,注视着阿尔托莉雅单薄的背影,心里发笑。

到这时了,她还是这副样子,兴许她跪下来求饶,将眼中难得一见的星光化作臣服,他也许会放过她,指的是完好的放过,她这样身材干瘪又没有风情的女人,他连碰的欲望都没有。

像是验证自己的想法似的,他拉过最近的一个美姬一亲芳泽,顺带捏了一把波涛汹涌的柔软。omega荡漾的信息素不加掩饰的勾引着他,只想这场无聊游戏尽快结束。

场上的鼓震天响,竞技开始了。

对手是身高近两米的力士,身材健壮,力大无穷,只凭一双手就能将她撕成两半,围在边上的人大声嘲笑着她能撑过几秒钟,眼皮都来不及眨的一瞬间,阿尔托莉雅翻身上了对方的脊背,一脚就把他踹进了泥里。

场上肃静。吉尔伽美什皱着眉头,掐住了怀里艳妆女人的脖子。

第二场的对手,是个善用兵器的剑术高手。阿尔托莉雅手握长剑的时候,真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不过她照样秉承骑士之风兵不血刃的解决了。

“把雄狮放出来!”吉尔伽美什一声令下。

野兽不比人,它的动作无迹可寻,而且是王上最宠爱的雄狮。刚开始看客们还惊叹于阿尔托莉雅不俗的本事,此刻就真正开始为她默哀了。

栅栏打起,金色鬃毛的雄狮踏着威严的大步走来。它脸上有一道疤痕,是驯服者给予它的标记,也正是因此,它绝不再会被第二个人驯服。

雄狮半眯着眼,血盆大口怒吼着朝阿尔托莉雅发脾气。几个来回,阿尔托莉雅脊背已经负了伤,彻底放弃了驯服它的念头,于是有了今日斗兽场上的第一滴血――

同时,“咔哒”一声,吉尔伽美什怀里美姬的脖子,也被硬生生捏断了,他竟活活掐死了她!

身边的侍者都察觉到了王的盛怒,连忙跪下头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他们绝不是能承得起王的怒火之人。

吉尔伽美什拽住一个姬妾的头发,将她打横抱起,不管内场的阿尔托莉雅,头也不回的走向内宫。

全然没有注意底下她的注视。



床上的女人终于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尽管知道她最后还是个死,他也不会去标记她。他对阿尔托莉雅――那个脱离他掌控的omega。在吉尔伽美什眼里,omega就是低贱的生物,他行性爱之事大部分是为了愉悦,有时也有泄愤的可能,吉尔伽美什本就没有怜香惜玉之说,这种时候更是下场不是死就是半残,就算是后者会被王上重金赏赐,然后处死。

而这次,他被一个omega挑战了威严。

但愿她能比那头狮子更给他带来乐趣。

随后,吉尔伽美什往营地去了。



阿尔托莉雅回到府邸又被关了起来,她再怎么一枝独秀,现在也始终是个奴隶。她触怒了王上,但王没有下令,侍从便只把她关在这里,不敢轻举妄动,直至入夜。

她饿了一天,吉尔伽美什那个家伙也没有吩咐厨房给她送来吃食,伤口也是粗粗的包扎了下,隐隐的触痛着神经。等到她昏昏欲睡的软在床上的时候,身上一重,喉咙霎时间被一只大手扼住。

是立刻就惊醒了的,转眼就对上一双血色的眸子,他是带着杀意来的。

她本就该是这样的,柔弱,可随意抹杀,omega就要有omega的自觉,做什么执剑为王的梦!

阿尔托莉雅还在挣扎,本能的掰住了他的手腕,求生欲能她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但还是难以与之抗衡。

疯魔了,绝对是疯魔了。

正当她以为就要在这里结局时,吉尔伽美什终于松开了她。新鲜空气带着生命的动力涌入喉咙里,她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摸着受伤的颈往后蹭着远离,连背后的伤口也顾不得痛了。

吉尔伽美什看着阿尔托莉雅指缝间透出的乌青――自己的杰作,神色凝重。他们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开口,谁也不动作。直到――

阿尔托莉雅的肚子咕的一声巨响。

原本剑拔弩张的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我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死外边,也不吃你吉尔伽美什一口饭”,刚经历过一番羞辱的她差点就这样说了,说差点是因为吉尔伽美什打断了她的思路。

“你叫什么名字?”那不可一世的男人皱着眉,依旧是一脸的不屑。

“阿尔托莉雅·潘多拉贡。”礼教,是她永远都会坚持的东西,就像她当初不计一切保护大不列颠一样的坚持。

吉尔伽美什没有说话,他已经从一头狂兽恢复为了人。离开之前,终于是贴心的不忘让人送来吃食。

果然还是……真香。




清晨的花园,阳光带着露水,微凉又恰到好处,很适合舒展身心,远远的就看见绿发少年在静坐,淡泊如水的样子,总算心情好了许多。

“潘多拉贡确实是王姓,亚瑟王的名号也是响当当,不过从未听说过他是个女子,而且还是omega?”恩奇都指尖绕着自己的一缕长发把玩着,他是神造之人,本身没有abo之分,对于这方面的事情总是一知半解,往往像是聊八卦一样稀松平常。

“那女人初次失控的样子,倒像是长期使用抑制剂。”吉尔伽美什抿了一口酒,顺着喉咙的丝滑触感让他心旷神怡。

“咦??失控??吾友你把那位小姐怎么样了吗??”

“没有,说到底也不过是个omega。”

“吉尔如果这副样子,将来碰到所爱之人怕是会吃亏哦?”

“唏,这天下一切都是本王的,本王想要什么不能到手,区区所爱,简直可笑。”

“别说大话,万一对方看不上你呢?”恩奇都打定主意要调侃他,穷追猛打的问。

“不可能。”吉尔伽美什白了他一眼,认定这是废话。

“倘若有那一天呢?”恩奇都对他这副自大慢心的样子看惯了,不气不恼,眨着眼睛耐心的问。

“倘若真有那一天……”吉尔伽美什被他盯着,没由来的虚了,“那我就不惜一切代价,将她抢过来!”

黄金杯脱手,甩在大理石地面上,掷地有声,血红的酒液晕开似晚阳。

tbc

短剧,风水轮流转

呆:下次再敢私自触碰我,就把你的手剁下,丢进池里喂鱼!
闪:老婆QAQ

评论(24)

热度(84)